18 March 2020

撤离计划:与子女一起离开香港?


2020年,新型冠状病毒为在港居住和工作的人士带来不少挑战。学校不仅停课至四月,更将有待四月中旬,复活节后才复课。家长质疑学校是否真的能如预测,可在2020年4月20日重开。不少家长,特别是在香港境外有家人或人脉的,早已离港,无谓留在香港的公寓单位内与百般无聊的子女相处,又缺少户外空间让他们玩乐。事实证明:在职家长在处理忙碌的工作、安排视像会议的同时,还要照顾上学的子女在家学习的需求,并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尤其困难重重。正因如此,离开香港,并等待疫情结束对家长来说什具吸引力。

若家长正处于离婚或分居阶段,将让日常生活变得更棘手。在这种情况下,其中一方家长是没有可能在未经取得另一方同意下带同子女离港。若出现矛盾,取得共识的前景并不明朗。另一方或者争辩病毒在香港外的不少国家扩散,离开香港不安全,但香港疫情受控;另一方(通常为妻子)也可能争辩,若子女离开并在其他国家安置下来,可能不想返港,如果离港已有一段充足的时间,并在境外惯常居然,将引致法庭需要判定子女最终居住地的问题。

有措施能够预防在违反「留守家长」的意愿下,将子女带离香港。在希望带同子女离境度假、定期的离境度假,和希望永远离开之间有着明显的分别。

在一般情况下,希望离境度假的一方需征询另一方的同意。若取得他/她的同意,需要向法庭申请传票。申请通常会在历经度假的家长承诺在指定日期带子女返回后获批,并将被记录在法庭命令内。法庭会将子女的福利放在首位,而通常子女出外度假是好事。若另一方对是否会与子女一同返回存疑,而前往的国家并非海牙公约成员,可能被视为特殊情况。

海牙公约是与绑架儿童相关的国际公约。香港作为签署方,若一名儿童在没有得到另一方家长同意下被带离家中,并前往海牙公约成员国,可依照程序尽快将儿童带离当地返港。这可能会为所有人涉及人士带来创伤,所以家长真的需要得到另一方同意或法庭命令。对寻求子女管养、照顾及控制权的一方而言,绑架绝对是严重指控。

要永久将子女带离香港,需得到另一方家长的书面同意,包括在法庭许可前,为子女准备清晰的未来计划,然后呈交至法庭。涉及管养权纠纷的子女不可在没有法庭许可下被永久带离香港。

一般出现纠纷时,向法庭提交申请是一种补救方法。由于法庭自农历新年假期并未重开,让情况变得更复杂。司法机构近期亦宣布:由2020年3月2日起,家事法庭会采取渐进、交错的策略,逐步恢复聆讯及法庭申请,紧急案件将获优先处理。家事法庭登记处未正式开启,法官正处理农历新年假期后的未处理聆讯,所以错过的聆讯将有待法庭重新安排审讯。与此同时,法庭表明法官会优先处理紧急案件。

现阶段下,更改探视令此类型的申请将不获视作紧急事件。等待法庭处理相关聆讯亦需时,不仅让家长灰心,对子女而言也并非最佳选择——子女需要知道他们可以与父母定期相聚。

我们现在正在处理多宗涉及家长决定延长与子女在国外的假期,并避免回到香港,继而影响「留守家长|的探视权的案件。无论是否已取得他们的同意,根据任何执行中的一般探视安排,他们将无法与子女见面。父母需要沟通,并针对如何安排「补偿探视」取得共识,因为这很大机会将影响本身已协议定下的复活节及暑假安排。

我们同时正在处理一宗案件:双方本已达成协议,将在某个指定日期下永久移居香港。由于香港情况不似预期也不稳定,学校继续停课,双方因此延后永久移居计划的意愿,并需重新商讨协议。重申商讨协议内容费用高昂,也牵动当事人情绪,特别是涉及该类案件、需要永久移居的子女。

此时此刻,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,病毒踪迹更蔓延至各大洲,我们难以预计疫情何时受控和消失。香港的每个市民,乃至每个家庭,均是逆境下肩负重重挑战的斗士。

Category: Article